今年6月,56歲的志願者標叔在金沙洲沙貝大街開辦了一間公益飯堂,取名為阿福平樂食堂,專為周邊解困小區的低保殘疾人提供伙食,持有雙證的人吃飯免費,標叔每天還開著殘疾人摩托車為4名低保殘疾孤寡老人免費上門送飯,雖然他也是個殘疾人而且並不富有。如今餐廳入不敷出,廚師義工已經退出,獨剩標叔一個人堅持,一個人的公益飯堂如何走下去,標叔很迷惘。
  持雙證吃飯免費
  金沙新社區是解困小區,住戶有4000多人,殘疾人有1300多人,不少是孤寡老人。自公益飯堂開辦以來,附近不少金沙新社區的低保、殘疾人在這裡用餐。標叔收取低廉的費用,五塊錢就有一葷一素,如果持有低保和殘疾人雙證,則吃飯全部免費。除了堂食外,每周6天時間,標叔都會開著殘疾人車把飯菜送進金沙新社區十幾個孤貧老人的家,忙完這些回到荔灣區的家已是晚上八九點。
  目前,鋪面月租金是2400元,菜錢一個月超過2500元,加上水電和煤氣費用,維持這個食堂一個月要6000多元。而標叔一個月的收入只有2000多元。
  標叔說,偶爾有慈善團體和社會好心人捐款,但食堂一直在虧本,沒有收入的廚師義工因此離開,標叔只好自己當起廚師,買菜、做飯、送餐一腳踢,還因此累病了。
  “有人說我很傻”
  “人人都問我這麼辛苦為了什麼?也有人說我很傻。”標叔說,上世紀80年代初,自己因為股骨頭壞死,不幸成了殘疾人。之後,標叔靠著低保等各種補貼過活,每月僅2000多元收入。當時的標叔得到不少好心人的捐款和幫助,重新站了起來。此後,他加入志願團體成為一名志願者,一心想回報社會。
  在2010年廣州亞運會期間,標叔成為阿福志願服務隊隊長。他在金沙洲志願驛站做了2年的志願者。看到金沙洲解困小區的低保殘疾人、長者的困境,標叔萌生了辦公益食堂的念頭,“我也是那樣過來的,我很能明白他們的處境”。
  獨居老人不舍
  78歲獨居老人房叔是標叔其中一個送餐對象,每月只有幾百塊退休金的房叔,常為一日三餐犯愁。通常他買一把青菜就吃兩頓,有時外出吃飯,一頓得花上十幾塊。自從有了標叔送餐,房叔就省事多了,一頓一葷一素快餐5塊錢,他認為太實惠了,而且迎合老人口味都是蒸菜為主。每回標叔上門,房叔就有了聊天的伴。
  跟房叔一樣,92歲殘疾人封伯也希望標叔飯堂可以辦下去,繼續惠及金沙洲的孤貧老人。
  “廚師和志願者們都覺得做公益食堂太辛苦了,勸我放棄,我不肯。”標叔說,剛開始建公益飯堂,標叔認識的志願者都會來幫忙,如今,只剩他一個人還在支撐。
  標叔說他會堅持下去,同時更希望有志願者加入,分擔一些事務。
  採寫:南都記者 李春花  (原標題:一個人的公益食堂)
創作者介紹

wong

gy29gylj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