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2014年10月15日,利比裡亞首都蒙羅維亞,一支利比裡亞紅十字會殯儀小組的成員移走了埃博拉疑似患者Mambodou Aliyu的遺體,Mambodou今年僅有35歲。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中新網10月20日電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據近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進行的調查顯示,西非埃博拉幸存者“受到社區的嚴重歧視,影響了他們重建生活的信心和能力”。
  報道稱,塞拉利昂政府社會福利部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日前共同組織埃博拉幸存者交流會,來自該國各地的35名埃博拉症痊愈者到該國東部省首府凱內馬,對媒體介紹自己的幸存經歷。
  塞拉利昂人戈貝說:“一開始,我覺得埃博拉不是真的,但我有個表兄從附近村子回來後就開始生病,吐了一夜,第二天就走不動路了。”
  據戈貝回憶,他自己在表兄得病後第二天也開始發燒,吃了些阿司匹林後未見好轉。沒幾天,一名護士來到他家裡,認為他可能得了埃博拉症。一輛救護車把他送到了凱拉洪區的一家診所,經過精心照料,兩個月後出院。
  但讓戈貝沒有想到的是,儘管他持有塞拉利昂政府頒發的埃博拉免疫證書,回到家時卻受到來自左鄰右舍的巨大壓力。
  “那些熟悉的鄰居一看見我就關上門。我養的狗跑到隔壁院子里,他們就向狗扔石頭想把它趕走,因為它的主人得過埃博拉”,戈貝傷心地說。
  據報道,村民們已經禁止他從公用水井里打水,現在他只能靠政府和慈善機構發放的食物果腹。
  另一名幸存者莫莫也有同樣感受。他曾是一個司機,因為運送埃博拉患者不幸感染。
  “我們就像以前的麻風病人一樣不受歡迎,連我們出生和成長的社區都排斥我們。那些人曾是我的朋友,我們一起喝棕櫚酒,現在都疏遠了。”
  莫莫說,他向村子里的長者出示了政府頒發的埃博拉免疫證書,告訴他們一旦痊愈就不會再得埃博拉了,但那些長者對他只是搖搖頭。莫莫表示,此次交流會真的很有必要,人們必需改變他們的看法。
  報道指出,相比起來,依拉在痊愈後回到家鄉要幸運得多。“村子里的人歡迎我回來,沒有歧視我。我很幸運,這也給了我勇氣”,依拉說,她的丈夫因患埃博拉去世,她希望能把他們的4個孩子撫養成人。
  依拉說:“一開始我躲起來,沒有去看病,後來實在受不了,就去了治療中心,兩個星期後我痊愈出院。如果我的丈夫能和我一樣早些去醫院,說不定他就不會死”。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全球累計出現的埃博拉病毒確診、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可能超過9000例,該病毒已在全球奪走4500人的生命,其中絕大多 數來自利比裡亞、塞拉利昂和幾內亞三個西非國家。世衛組織稱,感染病例人數每4周就會增加一倍,有些病例因種種原因未能及時上報,實際病例可能更多。
(原標題:埃博拉幸存者受歧視 聯合國開交流會消除隔閡)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wong

gy29gylj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